捁蚽荂砓 - 捁蚽蚔暮馴謹

乾璨駁毆厙2018-9-23 7:17:34
堐黍棒杅ㄩ267

凰藷俋峓傭⑩厙,盄奻に儔傭⑩厙,凰藷傭⑩す怢ㄛ蚗荅頗芘蛁

,﹛﹛笢弊僕莉絨陔恓厙控儔9堎11桮蝖﹝釆м萺鍘提拄倳趧迓笆模潼巹厙桴楷票秏洘ㄛ憚輿吽槨巹萵抎暮﹜吽潼巹萵翋恉騑鬊鼵禢衭珋媓未迓扑見狠蚘嗒倳趧迓笆模潼巹槨薺机脤睿潼舷覃脤﹝堁鰍吽璨蔬庈韓騚盺嘖阨ㄛ珨弇旯覂馨昹逜督蚾腔躓尪﹝──推理小說排行榜三冠王作品《滿願》《滿願》作者:米澤穗信譯者:劉子倩出版社:春天出版在日本,閱讀推理小說之風盛行,每一年也會有推理小說排行榜將新出版的推理小說排列名次。日本新生代推理作家米澤穗信於2014年推出的短篇集《滿願》在那年度的推理小說排行榜中獲得罕見的「三冠王」,同時在「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週刊文春年度十大推理小說」和「最想讀這本推理小說!」三個排行榜中奪得「日本篇」(三個排行榜同時也設有「海外篇」排名)的第一名,備受矚目。該書同時獲得山本周五郎獎並入選書店大獎(日語:本屋大賞)和日本大眾文學最高榮譽直木獎,成績可謂非常不俗。書中共收錄六篇短篇小說,分別是〈夜警〉、〈死人旅館〉、〈石榴〉、〈萬燈〉、〈關守〉和〈滿願〉,雖然每一篇都是獨立成篇,但六篇作品皆同時彌漫茖I重的氣氛,直指人幽暗的內心。〈夜警〉講述一名年輕警察在一次執行解決家庭糾紛的任務中被發狂的男人用刀刺死而殉職,他的上司予人感覺冷漠無情,對這位勇敢執行任務而死並被表揚的下屬持有懷疑的態度,整件事的背後到底有什麼險惡的真相?〈死人旅館〉的男主角前戀人在工作的旅館中拾獲一封遺書,該旅館因為曾發生過不少自殺事件而令它有「死人旅館」的名字。二人要一起努力找出旅館裡三位住客中到底哪一位想自殺並希望能阻止事情發生,但最後卻出現了意料之外的情況;〈石榴〉中面對父母的離異,姊妹二人會跟隨父親還是母親,又為了什麼原因?〈萬燈〉的商場精英為了得到孟加拉的天然氣能源機關算盡,運用周密的方法殺害兩人,他的下場會是怎樣?〈關守〉裡的寫手為了撰寫都市傳說的文章而在偏遠山中的一間小餐店和經營的老太太談話以望能獲得更多寫作材料,而該山過去四年曾發生四宗奇妙的致命交通意外。寫手最後終於能梳理出所有意外事件的共通點,但真相同時讓他震驚和無奈不已;〈滿願〉則講述平日溫柔賢慧的房東太太將上門討債的債主殺害,替她打謀殺官司的律師因為在學時期租住在她的家而很受她的照顧,因此傾盡全力去幫她打官司。律師經過不斷的艱辛與努力後,房東太太突然堅持不肯讓他繼續替她打官司而默默服刑數年。這位溫文爾雅且深受當年仍然年輕的律師所憧憬的房東太太,她到底背負茪偵禰~人難以理解的包袱,到底為什麼要殺人?六篇故事中,筆者最喜歡同時也最推薦〈夜警〉和〈滿願〉兩篇。〈夜警〉作為整本書的第一篇,當時第一次讀完後感覺真的很驚艷,整篇故事氣氛陰暗壓抑,人物的內心刻畫與故事佈局皆很精采。而〈滿願〉作為最後一篇,在內容的深度上是全書中的數一數二,而重點也是蚞巧韝H的內心和價值觀,在讀完後仍會感到有餘味。整本書雖然沒有艾勒里.昆恩(ElleryQueen)的作品那種驚為天人的邏輯推理,但每篇故事都透過推理的點綴描寫複雜難測的人性,同時絕大部分的故事反轉都源於人心,因此有日本的書評家認為本書有推理大師連城三紀彥的作品風格,而連城也是米澤很喜歡的作家之一。其中〈死人旅館〉更彷彿在說,有時再精密的推理,也無法完全推斷人的內心。適逢米澤在今年二月的時候受邀到台北國際書展舉辦新書發表與簽書會,筆者當時也專程從香港去台北一睹米澤老師的風采。他回答主持人的問題時正經八百,為人同時親切謙遜,而為了是次去台灣他也閱讀了數位台灣作家的作品,可見他做事之勤奮認真。其實在閱讀他的作品時已完全可感受到他這種態度,因為即使在寫不同題材的推理小說,他也能寫得有條有理、絲絲入扣,可見他為了掌握材料而做了不少資料搜集和預備功夫,讓小說的內容更加真實豐富。他這種嚴謹認真的工作態度,實在很值得我們學習。美國麻省科德角紐科姆海灘前日發生80多年來首宗鯊魚咬死人事件,一名男子在衝浪期間突然被鯊魚襲擊,右腿被咬後失血過多致死。目擊者形容當時情況有如經典電影《大白鯊》。警方表示,26歲死者梅迪奇當日正午與朋友到紐科姆海灘衝浪。目擊者博特指,最初看見死者不斷用腳踢身後某些東西,之後便看見海面出現疑似鯊尾,死者朋友見狀立即衝上前救援。博特說,死者最終由朋友帶回岸邊,當時死者右腿傷口深至見骨,且已經沒有呼吸,其他人雖然立即進行心外壓急救,但仍然返魂乏術。今次發生意外的紐科姆海灘深受滑浪愛好者歡迎,不過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指出,海灘周邊夏季錄得多宗鯊魚目擊報告,截至上月底,海灘最少25次需緊急關閉逾一小時,較平均值高一倍以上。科德角上月亦發生鯊魚襲擊案,一名61歲來自紐約的男子在事件中受重傷,他目前仍於波士頓醫院接受治療。■綜合報道

保安局擬引用《社團條例》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當局三度延長「民族黨」的申述期,限期於昨日下午5時屆滿。「民族黨」於昨晚8時多始提交申述書,更要求保安局再給予14天時間讓其補充申述。「民族黨」播「獨」證據確鑿,保安局尊重程序公義,已給予充足時間申訴,不能任其再玩「拖字訣」。政府不僅應立即取締「民族黨」,以示立場堅定、態度鮮明反「港獨」,還要積極考慮追究陳浩天鼓吹「港獨」的刑責,更有效徹底遏止「港獨」氾濫。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7月17日公佈,考慮禁止「民族黨」運作,並給予三星期時間,限「民族黨」在8月7日前作書面申述。後來局方應「民族黨」要求,三次將申述期押後,顯示政府重視程序公義,給予「民族黨」充分的機會申辯。昨日是第三次延期屆滿,「民族黨」一直未有動作,限期結束才逾時提交申述書,還要求給予14天讓他們補充申述。顯示其根本無意認真申述,只求一拖再拖。其實,陳浩天近日接受訪問,已露出「打定輸數」的「馬腳」。他聲稱,對於保安局最終會作何決定將「坦言接受,現已經毫無懸念」,並形容「這是一個政治問題,而不是法律問題」;又指即使在限期之前提交任何文件,都只會被扔進垃圾筒。陳浩天在申訴期,仍到香港記者會向外國傳媒宣「獨」,更公然去信美國總統特朗普和美國國務院,乞求美國制裁香港和中國內地。可見,陳浩天播「獨」只為個人出風頭,成為繼黃之鋒、戴耀廷之後,又一受國際傳媒關注的「香港政治人物」。至於「民族黨」下場如何,他根本不在乎。若陳浩天有心挽救「民族黨」,會在申述期肆無忌憚鼓吹「港獨」,留下更多煽動證據?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逾時申請均屬無效,陳浩天若緊張「民族黨」,會在限期結束後,才逾時提出申述?政府對「民族黨」已「仁至義盡」。必須毫不猶豫地宣佈禁止其運作,不容陳浩天再利用「民族黨」的平台鼓吹「港獨」、誤導公眾、荼毒年輕人。「港獨」違憲違法,要遏止「港獨」言行蔓延惡化,單單禁止「港獨」組織運作並不足夠,組織歸根到底靠人來操縱,依法打擊「港獨」必須針對涉事者的言行。《社團條例》第19條訂明,任何人當或自稱當非法社團幹事,一經定罪,可處罰款港幣10萬元及監禁3年。港澳辦主任張曉明較早前在北京明確指出,陳浩天和「民族黨」已干犯香港《刑事罪行條例》下的煽動罪,指出「民族黨」明目張膽宣揚「港獨」,招募成員和募集資金,陳浩天亦曾說要拿起武器「保衛」香港,事實說明「民族黨」和陳浩天是「有組織、有預謀、有行動」地從事意圖分裂國家活動,違反基本法和香港刑事法例,包括煽動罪。即使「民族黨」被依法取締,作為「民族黨」最主要負責人的陳浩天,如果不需承擔任何法律責任,相信他鼓吹「港獨」不會從此偃旗息鼓,反而可能在未來鼓吹「港獨」時更有恃無恐,給國家安全、香港繁榮穩定埋下重大隱患。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來港視察發表重要講話,對「港獨」行為清楚列出三條不可逾越的底線:「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區基本法、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底線的觸碰,都是絕不允許的。」中央和特區政府、香港市民對「港獨」零容忍、零空間。對於鼓吹「港獨」的組織,特區政府固然要依法取締;對陳浩天之流的「港獨」馬前卒,特區政府更應引用《社團條例》、《刑事罪行條例》提出檢控,打擊「港獨」囂張氣焰,形成震懾效果,以儆效尤。鼠侗軞冪燴遜杻華籵眭扂ㄩ眕綴鼠侗硐猁擦善馱最ㄛ祥奪岆弊囀遜岆弊俋ㄛ珨隅遜③扂童庰褗禶衛瘚躁鈶瞴ㄐ﹛▼蝢陬褆抭笢禶G馳炯妅肯迠篰垮葃勞袗壔殕れ腔陔源宒﹝蝜涴珨陔冪撳華芞葆絊妗囥ㄛ饒繫ㄛ圉絢睿陲控捚腔華埽冪撳頗楷汜跦掛俶腔曹趙ㄛ陳澈腔沺繚睿鼠繚飲褫眕迵笢弊陲控睿塘蹕佴堈陲華⑹眈蟀ㄛ陳澈冪撳磁釬褫眕孺湮祫笢塘倛傖珨跺陔腔弊暱⑹郖冪撳崝酗萸ㄛ澈弊植森豢梗絢弊冪撳ㄛ籵徹陳珅迵捚粔湮翻眻諉眈蟀ㄛ陲控捚腔華埽冪撳賦凳頗堤珋楖陔腔擁醱﹝

凰藷俋峓傭⑩厙,盄奻に儔傭⑩厙,凰藷傭⑩す怢ㄛ蚗荅頗芘蛁,§等泬滂腔ぜ抎眕珅隴腔湮笲趙逄晟杻伎鳳腕賸佸З鰍盒恣ˉB斯路資深評論員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斷揚言對中國更多貨品加徵關稅,他更將矛頭指向蘋果公司等美國企業,要求他們回美國設廠以避過被加稅。有評論認為,特朗普對中國發難不過半年左右,但敗象已呈。筆者倒認為,事到如今,已經明顯說明,特朗普不懂當今世界經濟發展的大趨勢,他向各國發起的貿易戰,猶如堂吉訶德舉起矛槍挑戰大風車,最後必被滾滾大潮淹沒。當下特朗普麻煩事一大堆,光是抓透露白宮決策內幕的「內鬼」,已令其焦頭爛額。他身邊的工作人員居然可以抽走影響文件不讓他簽署,而他懵然不知。副總統彭斯居然說要過測謊機,表明自己非告密者。這些都在書寫白宮的醜聞記錄。由此也看到特朗普團隊施政的隨意性,以及「拍腦袋」決策的任性。這還不是特朗普敗象的關鍵。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打貿易戰的理論基礎完全錯誤,有違當今世界經濟發展不可逆轉的潮流。特朗普挾美國的經濟、科技、金融以至軍事實力,逆流而動,或許可拖慢歷史的車輪,甚至在某一段時間「開倒車」。但是,歷史的車輪還是按必然軌道前行,倒行逆施者終被拋棄。蘋果公司9月7日向華府表示,中美貿易戰恐令公司部分產品成本上漲,影響競爭力。特朗普回應指稱,要解決這一問題的最簡單方法,就是蘋果將生產線搬回美國、在美國建廠。特朗普作出此種表態主要有兩大原因:一是借此機會向中國施壓,儘管美已對華500億美元產品加徵關稅,2,000億元產品徵稅也在醞釀中,但中國仍拒讓步;其二是美國中期選舉臨近,若能迫使蘋果將生產線搬回美國,可向選民交代,「美國優先」政策確實可為美國人帶來更多職位,從而鞏固基本盤支持共和黨。蘋果將生產業務遷回美國,固然能夠逃過加稅的魔爪,但旗下產品不會變得更便宜,相反更加昂貴。回美國生產,帶來人工等各方面的成本增加,遠遠超過加稅所增加的成本。據說,為蘋果在中國代工的富士康公司計算,他們生產環節全部搬回美國,蘋果手機的售價要翻一番。所以,蘋果搬廠回美國是絕對做不到的事情。9月9日,美國汽車業巨頭福特公司也在一份聲明中說,鑒於在美國的年銷量不超過5萬輛,在美國生產福特福克斯(FocusActive)型號汽車無利可圖,福特不會撤出中國市場。生產汽車和手機是兩大跨國公司,有茪ㄕP的全球產銷佈局。汽車廠商傾向「在哪裡銷售就在哪裡生產」,手機廠商則傾向在全球範圍內進行生產鏈成本優化,力爭產品的最低成本。這是全球化時代的經濟自然法則,不是一國政府想變就能變的。特朗普要美國重新成為世界工廠,各國不僅使用美國品牌的產品,美國產品還都要在美國本土製造、向全球傾銷,那只是南柯一夢。事實上,美國製造業出走,不是別國驅使,而是美國企業順應潮流。今日的經濟全球化格局,美國起主導作用並從中得到最大利益,特朗普要走回頭路,行嗎?說回中美貿易戰,有不少華人擔心。美國固然有經濟、科技、金融以至軍事實力,但是中國在這些方面的實力弱嗎?中國如今是製造業大國,各項「世界第一」數不清。更重要的是,中國擁有龐大的內需市場以及其他國際市場,美國市場對中國封鎖,可以「西方不亮東方亮」。中美捆綁在同一產業鏈上,美國是高端,中國以中低端為主,也在發展高端。蘋果的例子說明,特朗普的貿易戰大棒要打向中國的中低端,美國的高端馬上就受傷。當年,美國逼日本簽廣場協議,因為美國和日本的生產鏈互不從屬。如今變了,特朗普還是老眼光,貿易戰能打得下去?﹛﹛※陰囟趕呥酸旄圾炸封м珔埡侇蔆見癸希蟪暑廕嗄倷獍撐纂悵疣蟠玩葽斃伈黫虌拑樊掖簣皕紹肉欐羆м葂紫嚏ㄐ飩準藡控芋滂м蓅硤褓曙睄銫炭蚔椒痤褖蚕狤斯褓庥庣蓁璉甚褓擊脂排歲孝觸こ赻閡笛遠侃痤褖蚕炴罋蓁璉炬遜涴佪瑭羶衄荌砒善む莉こ腔种﹝

黃熾華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會見香港特區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率領的紀律部隊代表團。據李家超說,韓正主動提及依法禁止「民族黨」運作事件,嚴正指出中央對「港獨」零容忍!中央已發出最強音,港府官員還能無動於衷反覆彈奏「可惜」、「遺憾」和「無言以對」的陳詞濫調嗎?特區政府不配合中央和市民一道痛斥、零容忍「港獨」的分裂國家罪行,因而助長了陳浩天氣焰,導致陳浩天變本加厲寫信給美國總統特朗普,乞求美取消中國內地和香港的WTO成員資格。陳浩天賣國害港,完全淪為漢奸小爬蟲。陳浩天和FCC(香港外國記者會)狼狽為奸,以「言論自由」為託詞,無視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分裂中國主權、領土完整和安全;而特區政府某些主要官員被「言論自由」制約得口窒窒似「理屈詞窮」難以言辯,是對「言論自由」的真義知之甚少而被「泛民」佔領所謂民主自由「道德高地」,故必須撥亂反正。首先,「言論自由」是有尺度的。這個尺度早由英國近代自由主義理論家柏林(Berlin1909-1997)所劃分。他在《論自由》一書把自由劃分為「積極自由」和「消極自由」庥堙C積極自由,「我個人自由的空間有多大,取決於外力的約束有多大」,即個人「自由」與外力對「我」的制約成正比。這容易理解,因民主自由取貝饇禤a機關的活力和有效性;而最低的民主自由又必須滿足峟荓囓鞳G廣泛參與和公開競爭。故國家的主權和國家憲法以及由它產生的香港基本法,就是要制約個人無法無天而保障老百姓能廣泛享有民主;舊中國被外國列強分割故中國人沒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香港回歸中國後行政長官才由香港人協商或選舉產生。消極自由,「我自由,不受他人干涉,越不受干涉就越自由」,這是消極自由。因為個人自由越脹大,公共社會的自由空間就越縮小,即個人自由與公共自由成反比。這也容易理解:2014年戴耀廷以民主自由發起「佔中」癱瘓中環和旺角,卻害了多數人營商、上班、上學、看病、賺錢維持生計的自由,危害了香港的金融、航運、貿易中心的地位。其次,「言論自由」是應受限制的。這種限制是由古典「自由之父」英國理論家穆勒(JohnStuartMill1806-1873)所提出。他在《論自由》(嚴復譯為《群己權界論》)概括為:一、自由是應受到限制的:「如果發表意見的當時情G使它對某種行為(指危害社會)構成積極的煽動,即雖發表意見也失去特有的權利」。這很重要:陳浩天以「言論自由」為幌子鼓吹「香港獨立」,破壞了「一國兩制」,危害了國家主權安全和領土完整,已構成積極煽動罪,香港社會又怎可以「言論自由」聽之任之呢?其二,穆勒更提出社會對個人權利可以限制。他把「自由」分為個人自由和社會自由,指出「生活中主要對個人發表關係的部分屬於個人;而生活中主要對社會關係的部分屬於社會」。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這是屬於包括香港人在內的13億中國人民的社會共識和認同的核心價值,為達此共同利益和目的,就必須限制陳浩天播「獨」的個人自由。這是中外古今已為實踐證明了的經驗和真理。弄清和劃分了真假自由的真義和界限,我們就必須理直氣壯地聲討FCC和陳浩天假「言論自由」之名行分裂國家之實的罪惡,而非僅以婆婆媽媽的慈母口氣的「可惜」、「遺憾」云云,不然,如何零容忍「港獨」橫行?如何向香港人、13億同胞和中央政府及領導人負責呢?﹛﹛※冪茠乾苤翑燴§ㄗ峚陓靡ㄘ賡庄ㄛ鼠侗僕衄訰戙呇摯悝芺20嗣靡ㄛ訰戙呇腔彶煤梓袧峈300~600啋/苤奀ㄛ苤劼惆靡腔侺隙啤蚕靡峈※檢貊§腔儂凳CEO忨諺ㄛ踏爛腔諺最煤眒梀歎善39800啋/爛﹝▲佸鮵梇芋楠2018爛09堎1702唳ㄘ▽晤憮ㄩ栦瘏醙▼凰藷俋峓傭⑩厙,盄奻に儔傭⑩厙,凰藷傭⑩す怢ㄛ蚗荅頗芘蛁晡猁ㄩ爛ш侘銘З陑赻撩拸薯ㄛ祥岆閡陑睿邿ァㄛ奧岆網遢載衭疑腔遠噫﹝

凰藷俋峓傭⑩厙,盄奻に儔傭⑩厙,凰藷傭⑩す怢ㄛ蚗荅頗芘蛁